世界很好,请保持微笑

【凌李】我养了一只狮子……

心血来潮,复健作品,部分灵感来源网络,设定全是在瞎扯,狮子不能家养!不能不能不能!!!

(改了个设定,阿诚是豹猫吧,缅因有点太可爱了)

(希望喜欢)

因为一些原因,凌远救了一只小狮子,那个时候他才刚大学毕业,小狮子是他朋友的动物组织救下来的,体弱多病,也找不出个一二三的理由,后来朋友办了手续自己养着,再后来朋友举家出国了,凌远就算是接手了这只狮子。

当然的了,凌医生起初是不愿意的,他实在是太忙了,狮子在他家和一个人呆在救护中心是基本没有区别的。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这个朋友帮过他太多了。

于是实习期的凌医生就过上了早上爬起来给狮子剁肉热奶,晚上灰头土脸的回家还要收拾屋子但可以吸狮子的生活。

一周七天他有五天都在加班,这种时候又要麻烦他大哥的秘书来顺手照顾一下。

好在小狮子乖巧,在家也不瞎霍霍,土黄色毛绒绒的一团,眼睛圆溜溜的,看着凌远的时候凌远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

冲他深深手,小狮子还会自己迈着小步子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立起身子,已经有些厚实的脚掌按在凌远肩膀,脸贴脸的蹭。圆圆的小耳朵蹭在凌远直挺的鼻子上的时候凌远觉得医院的糟心事都不算事,他家小狮子就是他在医院继续奋斗的勇气。

小狮子格外的会撒娇,凌远刚毕业那会他还小,凌远作为刚毕业的小医生,加班时间不固定,有时候甚至可以按时回家,小狮子就甩着小尾巴啪嗒啪嗒的跑到门口接他,毛爪子抱着他就往凌远身上窜,头要摸摸,脸要蹭蹭,小肚子也要摸摸,经常怼着凌远的嘴就是一顿亲。

一开始凌远还不习惯,躲来躲去,后来就好了,实在累得不行了还会直接在玄关席地而坐,脸埋在小狮子身上蹭来蹭去,像没电了的手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充电宝一样。

等过了段时间,小狮子的身形嗖嗖的长,凌远的工作量也是嗖嗖的长,没办法,只能拜托给当时唯一有院子的自家大哥——明楼。

明家算是凌远没有血缘的亲戚,明家人对凌远也都像待自家孩子一般,再者说家里二哥喜欢小狮子喜欢得紧,小狮子就这么被转移到了明家的后院里。

起初凌远还担心小狮子换了地方不适应,第一个周末特意请了假去看他,谁想到他家小狮子自己在草地上滚得好好的,听到了凌远的脚步声,嗖的转身站起来朝凌远跑过去,跑到一半像是想起自己身上还沾着草屑,愣在原地又飞快地抖了抖毛,接着朝凌远颠颠地跑过去,一下子就窜到凌远身上,嗷嗷嗷的要蹭蹭。

凌远一下没准备好,被小狮子直接扑在地上,倒地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小狮子的茫然。

“我的小祖宗啊,你都长这么大了我哪受得住你这么扑啊。”凌远无奈的揉了揉小狮子的头,其实小狮子还没多大,属于雄性的那张扬又漂亮的鬃毛还没长出来,外表看着还和小时候差不多,大圆眼睛里全是天真和无辜,但身量比起之前实在是大了太多。

小狮子估计是听得明白,乖乖从凌远身上下来,在他腿边打了个滚,把自己的肚皮露出来,四条腿都蜷着,头一下下的顶着凌远的大腿。

凌远知道,这是又在撒娇让他给揉肚皮。他伸手抓了抓小狮子的肚皮,一点点和他倾诉这一周的疲惫。

周日晚上,充满电的凌远告别了明家和小狮子,再一次回到自己医院旁的小房子里,准备着下一周的战斗。

等到了夏天,凌远从国外交流回来被放了两天的假用来写总结和调整时差。

凌远放下行李就去了明公馆,刚巧赶上明家小少爷在游泳,看见凌远来了,非要让他下来陪自己游,说是大哥和阿诚哥今天不知道干什么,一个两个的不出门。

凌远是同意了,可最后也没陪着小少爷游,因为他家小狮子跟着就跳水里了。

但小狮子一点儿也不喜欢水,凌远闭着气就直接游到泳池中间了,跟着他跳下来的小狮子却全身湿漉漉的,两个大毛前爪扒在泳池边委屈巴巴的看着凌远,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无助。

“过来。”凌远从水里立起来,甩了甩头,把略长的头发单手全都顺到后面,朝着小狮子招了招手。

小狮子没动,开玩笑的,猫科动物是有尊严的。

……才怪。

凌远又唤了声,小狮子勉强昂着脑袋把头全都露出水面,四条腿在水里蹬来蹬去,也算是挪到凌远身边了。

凌远张开怀抱等着他的小狮子。

小狮子委屈极了,还没等到凌远怀里,就窜到凌远身上,两个大厚爪子紧紧扒着他的肩背,生怕一个不留神把自己掉到水里淹死,嘴里还呜呜呜的哼唧个没完。

凌远怎么办?凌远只能一手揽着小狮子宽厚的腰身一手一下下拍着小狮子的后背,嘴里还小声哄:“不怕了不怕了,我们小狮子最乖了。”

有些狮子,就是觉得自己一直只有一个月大。

明家小少爷在一边看的直乐,喊:“凌远哥,你这是儿科练出来的吧?”

确实,凌远自己都觉得是在哄小孩。

后来,小狮子越长越大,变成了大狮子。

前段时间明家院子要做整修,刚巧明家大哥的挚友谭总买了栋市内的别墅做投资,明家大哥大手一挥,那栋房子就算是暂时借给凌远和他家大狮子了。

把谭总给气的。

大狮子身形大,奈何谭总太有钱,房子更大,大狮子甚至能在屋子里转悠转悠。

大狮子现在连脖子上的鬃毛都长得齐齐满满的了,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月的小屁狮。有事没事就往凌远身上扑,坐要坐凌远身边,睡要睡凌远身边,凌远回家还得给他抱抱。

凌远看着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大狮子,心里也是愁啊,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呢?

凌远这件事还没愁完呢,接下来他就更愁了。

附院出了不大不小的传染病,凌远作为院长自然是要留下来加班,协调各科室人员和临院的转院接收病人和借调医生的情况,可以说忙的脚不沾地,抽空发了短信让明楼帮着去照顾一下大狮子,也不知道明楼收到没有,就匆匆收了手机上手术去了。

等疫情等到控制,凌远终于能喘口气的时候,已经是快一个月以后了。

凌远再把自己的私人手机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才看到明楼的消息:我和大哥在国外,狮子一定安好,勿挂念——明诚。

勿挂念个毛线球球!

凌远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拿着报告进来的韦三牛被拎着衣服像一阵风一样往外冲的凌远吓了一跳:“院长!又有事?”

“你等我回来再说!有事找庄恕!”凌远连头都没回。

凌远开车的时候也煎熬,停车的时候也煎熬,开门的时候甚至都嫌自己转钥匙转的慢。

开门的时候他的大狮子没来接他,但一个青年倒是傻兮兮的站在门口,手里端着还插着叉子在泡的方便面,圆眼睛里的无助倒是和他家大狮子如出一辙。

“那个……”青年眨了眨眼睛。

“嗯。你看见我家狮子了吗?”凌远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鬼话,他甚至抬起手准备扇自己一巴掌,手都快贴到脸了,又被青年吓的一哆嗦。

“等等!别打!是真的!没做梦!”

没做就没做吧,你吼什么啊?凌远默默地放下手。

“那个我叫李熏然。”

“嗯。”凌远觉得自己可能还在做梦,不然他在前言不搭后语的接什么鬼话,“你先把面放下。”

青年,哦不,李熏然走了两步,把面放到桌上,又退回来:“我就是你家狮子啊。”

凌远抬头,看见是李熏然头顶的毛耳朵。

然后他打了自己一巴掌,速度快的李熏然也没拦住。

然后……凌远就看到青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家大狮子,他松了口气,梦终于醒了。

“看啊,远哥,我真的是你家狮子啊。”

凌远听到了李熏然的声音从狮子的嘴里传来。他选择死亡,但还是安安静静的又在玄关坐下。

“你是什么物种?”凌远觉得自己这个医学算是白学了。

“狮子啊。”狮子是这么说的。

但凌远听着人话从狮子嘴里出来实在是太难受了:“你变回来行不行?”

大毛狮子又变回了清爽李熏然。

“远哥,我就是狮子啊。你不知道吗?阿诚哥是豹猫啊。阿诚哥的小学弟,就是季白,是小豹子。赵启平你知不知道?他是小狐狸啊。”

要说季白凌远不熟,那赵启平他可就太熟悉了,这位是他医院骨科的柱子啊,合着他身边都是非唯物主义的存在?就他自己傻不拉几的信着唯物主义?

“我们这样的不多的。”李熏然像是知道凌远的想法,小声解释。

“你不要害怕啊,我很好的,你还可以吸我啊,我毛毛很好摸,但我人也很好。”李熏然的圆眼睛有点红,凌远觉得他应该是着急给急的。

“我很喜欢你啊,你别害怕。”李熏然说话声越来越小,凌远的眼睛却越瞪越大,“我喜欢你的。”


=================================

后续来自凌院长本人: 

后来?后来能怎么办啊,自己养的狮子当然要继续养啊,不然呢?还能弃养是怎么的?当然是幸福生活啊!


评论(37)
热度(281)

© 岑岑岑岑寂 | Powered by LOFTER